笔趣阁 > 都市职场 > 重生野性时代 > 355【灾害无情人有情】
    98抗洪抢险期间,可歌可泣的故事很多,我们来讲一个富二代的故事。

    李向群的父亲是做服装生意的,当别人还梦想着成为万元户的时候,他们家的年收入已经有好几十万。但李向群没有混吃等死,没有学着做生意,他崇拜英雄,做梦都想当解放军。

    高中毕业,李向群就去参军,却因体能问题没被选上。

    李向群为了锻炼身体,居然跑去当民兵,经过一年的锻炼,他终于如愿以偿光荣入伍。

    刚刚进部队的时候,李向群见到领导第一反应不是敬礼,而是发烟。他花钱大手大脚,一顿饭要吃好几百块,烟瘾特别大,每年至少抽两包烟。

    部队是个大熔炉,李向群很快就戒烟了,每个月开支在10元以内,为了省电话费,他甚至选择给家里写信。

    98洪灾,李向群随部队奔赴灾区,扛着沙袋在水里泡了一整天,肩膀磨破出血,脚也被割出一道4厘米长的口子。他发烧晕倒了,被送到当地医院,醒来后再次奔赴抗洪前线,指导员怒吼:“你小子不要命了!”李向群说:“全团都上了,我在医院里躺不住。”

    连续奋战十六天,李向群高烧不退,体力严重透支。

    战友们劝他休息,李向群却咬牙坚持,最后晕倒在堤坝上,鼻孔流血。醒来休息几分钟,李向群又开始扛沙袋,连续扛了20多包,口吐鲜血昏死过去。

    李向群就这样牺牲了,年仅20岁,党龄8天。

    李向群的父母闻讯赶来,在悲痛之余,决定完成儿子未尽的事业。他们放下生意不管,父亲穿着儿子的军装走上堤坝扛沙袋,母亲给战士们洗衣做饭,直至抗洪抢险结束。

    ……

    七月初,正值高考。

    全国灾情越来越严重,喜丰公司给全体员工发了一封内部公开信,宣布向灾区捐赠纯净水并设立供水点的重大决定,且号召员工们踊跃报名做志愿者。

    这志愿者不干别的,就是给抗洪前线运送纯净水,以及在各供水点轮流执勤。

    志愿者没有额外的工资,相当于带薪休假,而且必须自备干粮,不能给灾区的战士和群众增加负担。

    如此费力不讨好的事情,杨信本来以为没几个人报名,结果三天内的报名人数就有1800多。要知道,此时洪灾还没蔓延全国,洪水只在长江中下游地区泛滥,这些城市的喜丰公司职工总共也就几千人。

    甚至还有101计划的社区合作伙伴报名,这些人并非喜丰公司的正式职工,只是受雇帮忙配送产品而已。他们去做志愿者,意味着丢下手里的工作,不但拿不到工资,反而还要自己掏钱做事。

    杨信执掌喜丰好几年,性格愈发四平八稳。他先是组织报名职工去体验,接着又把这些人分成三部分:一部分在供水点轮流值班,一部分负责运输任务,一部分负责跟地方政府和部队接洽(这些都是公司干部)。

    总体上遵循就近原则,员工们在各自所处的地区当志愿者。

    由于涉及的资金很大,杨信又从总部派出巡视小组,严防有人利用救灾的机会中饱私囊,同时收集各地的具体执行情况。

    路遥知马力,日久见人心,其实这是一次考察员工的良机。

    联系当地政府和救灾部队,设立供水点,执行捐赠任务,这些都非常考验个人执行能力,稍不注意就会搞得一团糟。做这些事情的,都是各地分公司的干部,如果搞得井井有条,以后升职加薪肯定优先考虑。如果搞得乱七八糟,也不会有什么处罚,但其能力评价肯定要打折扣的。

    至于报名当志愿者的普通员工,即便体检不过关没去成,也肯定要登记在册,在某些时候给予一定照顾——品德最宝贵,多一些这种员工对公司来说是好事。

    等这些都安排妥当,已经过去半个月,结果让人哭笑不得:洪水居然退了。

    但也不是白费功夫,毕竟灾区的自来水厂和水井恢复使用都需要时间,喜丰纯净水正在源源不断的送出。

    还没等大家喘口气,更大的洪讯突然来临,长江中下游水位迅速回涨,多地水文站的监测数据都达到历史最高水位。

    ……

    江城。

    张诚是《长江日报》的老记者,今年40多岁,干这行已经有二十多年,他甚至被新华社分社聘为本地的特约记者。

    前些时候,张诚都在抗洪前线采访,淋了场暴雨,发烧40度,便躺在家里休息了好几天。

    妻子买菜回来说:“菜市场又涨价了。”

    “到处遭灾,肯定涨价。”张诚躺沙发上看着电视。

    妻子又说:“楼下贴了告示,从明天开始间歇性供水,说是又有自来水厂被淹了。你记得每天接两桶水备着,我忙着上班有可能搞忘记。”

    张诚道:“晓得了。”

    妻子放下菜篮子,瞟了眼饮水机:“咦,送纯净水的还没来?以前都很准时的啊。”

    “可能纯净水厂也被淹了。”张诚猜测道。

    “咚咚咚!”

    妻子快步跑去开门,见一个50多岁的送水工站在外边,立即抱怨道:“我中午就打电话了,怎么现在才送来?”

    “对不起,对不起,来晚了。”送水工把桶装水扛到饮水机上安置好。

    妻子告诫道:“下次再这样,我就不订你们喜丰纯净水了啊。”

    送水工拿出一封打印信件说:“洪灾期间,每个客户每月限购两桶,请你多多理解一下。”

    “嘿,这够稀奇的,”妻子笑道,“就是因为发洪水,我们怕自来水有问题,这才要多买你们的纯净水啊。你们居然还搞什么限购!”

    送水工说:“这是公司的决定,我也做不了主,你先看看这封信。”

    妻子打开信件,只见上边写道:“致尊敬的喜丰桶装纯净水用户:感谢您长久以来对本公司的支持,感谢您对喜丰纯净水的信赖。由于灾情严峻,供水紧张,本公司紧急调运纯净水捐赠灾区,并在饮水困难的地区设立免费供水点,每日的纯净水产量或有不足,从今日起开始限购。为保证灾区群众和抗洪战时能喝上放心水,每位客户每月只能购买两桶喜丰纯净水,直至洪灾结束,敬请谅解……”

    妻子看完这封信,立即换上笑容:“没事的,没事的。师傅你口渴不?我去给你泡杯茶,喝了再走。”

    “不用,不用,我还要去送下一家。”送水工笑着走了。

    张诚问:“喜丰的纯净水厂也被淹了?”

    “你看看这个,”妻子把信递过去,“喜丰的水是真好,以后只买这个牌子。”

    张诚看完信惊讶道:“喜丰做这种好人好事,都没听到他们宣传啊。”

    妻子说:“人家是真心救灾,又不是为了打广告。”

    “好人好事就该多宣传,”张诚说,“我明天就去采访一下,帮喜丰写篇报道。”

    “你的病还没好透彻呢。”妻子道。

    张诚笑道:“没事,已经不发烧了。”
香港码资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