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军事 > 谍海神棍 > 第八十三章 先下手
    在约定的时间、约定的地点,左煌哲、阿七和程小龙他们碰面了。

    两条按照左煌哲要求准备好一切物资的船只,静候岸边。

    一块巨大礁石后,有一块相对平稳的地方,左煌哲和阿七从这里登上渔船。

    “你来带路。”左煌哲再次把领航的任务交给阿七。

    阿七默默看了他一眼,除了对他敏锐观察力的赞赏外,心里也懊恼自己的不慎。

    自以为天衣无缝分的举动早就被左煌哲看穿,这个结果对于心高气傲的他来说是一种难以忍受的失败。

    不过,也有一种英雄相惜的感觉油然而生。

    只要两人对路,以后可以做很好的哥们。

    他大大方方从兜里掏出罗盘,看准方向,指挥船夫全力先进。

    用了跟第一次时间差不多的时间,他们来到沉船地点。

    当两条船抛下船锚,固定船体之后,所有人的目光全都落在左煌哲的身上。

    “照这样,大家把铁钩子全都拴在绳子上,”左煌哲拿出两张纸,一张递给并靠在一起的另外一条船,他在纸上划出何如刮钩子的办法。

    大家照办的时候,他拿了一条又粗又长的绳子捆在自己腰上,然后又把栓在绳子上的铁钩子挂在自己腰间的绳子上。

    他另外拿了一大捆绳子挂在自己脖子上,又在腰里插了一把匕首。

    “你就这样下去?”程小龙本来以为这片水域还会出现像直升机之类出乎例外的奇怪的东西,当他看见的左煌哲只是在身缠了不少绳子,除此之外别无他物时,禁不住担心。

    和他的预期相差甚远。

    这样跳入海里,再好的水性也会被淹死。

    “放心。”左煌哲拍拍胸脯,他知道程小龙在想什么。

    “你们在船上的时候也别闲着,顺便打些鱼,万一遇到紧急情况可以应付。”左煌哲指着甲板行的渔网说。

    “知道了,你放心吧。”程小龙和阿七同时回答。

    左煌哲拍拍阿七的肩膀,冲着程小龙点了一下头后,带着一身沉重的绳子,翻过船舷,“噗通”一声,直接坠入海中。

    船边溅起一股浪花,旋急吞了左煌哲。

    “这么深的大海,进去还能活么?”沉默人群中,谢天宝童言无忌,说出大家的担忧和疑虑。

    没人接话。

    没人做出任何评判。

    谢天宝的话虽然不吉利,但是大实话,尽管没人愿意相信。

     海涛汹涌、海鸥高鸣,一望无际的大海上,两只孤零零的渔船孤助无奈的随着海浪起伏。

    进入海中,左煌哲开装备库,在查看所有潜水装备后,他看中了一种装备,潜水钟。

    这种装备,可以深入海面以下一百多米的深度,水下作业逗留时间比潜水设备要长。

    不过,他选用的是比较古老的那种,木质的,类似一个大木桶,外面连接一个管子,通往海面。

    潜水钟下沉将近八十米时,他看见两艘船体倾斜。一大一小。

    大的那只一半被淤泥淹没的船只,剩下一半锈迹斑斑,这只是载满物品的明朝船只。

    小的那只距离大的百米之隔,船体零散,只能看出大概形状,这只,应该是被击沉的倭寇的船。

    两只船上都遗落很多一些海洋生物的遗骨,还有很多游弋的海底生物自由出入期间,用古老的落寞和当今的鲜活勾勒出一幅凄惨的图画。

    左煌哲似乎在无声的历史画卷中栩栩如生看到过往的一切。

    那个时候,抗击倭寇的战斗已经打响。

     左煌哲穿梭期间,因为船体遭到破坏,实际能够找到的遗物只有半只船。

    只要发现箱子或者装在一起的东西,他全都用自己带来的绳子打出一个十字扣,再用一个铁钩勾住。

    这样的动作一直持续将近一个小时,直到把漏在外面的所有用肉眼可以看见的有价值的东西,全都吊在铁钩上之后,

     他开始向海面方向上升。

    在他距离海面还有十米左右距离时,离开潜水钟,憋着一口气,自己浮出水面。

    那口潜水钟,听之任之,自由降落。

    浮出海面,他抱住一跟挂着下面箱子的绳子,冲着始终伸出几个脑袋观察水面的船摆摆手。

    船上的人开始摇动船上的咕噜,几根粗而长的纠缠在一起的绳子随着咕噜的不停转动开始上升。

    左煌哲首先被绳子带到船舷外面,被阿七和程小龙从两侧拉住他的手,拉上甲板。

    他粗重的喘着气,坐在甲板上的身体像是被灌了铅,沉重、僵硬,无法动弹。

    摇动咕噜的人虽然还在继续摇动,他们的脸和阿七和程小龙一样,异样的看着左煌哲,像是在看从未见过的海怪。

    “你还活着?还是鬼魂?”阿七蹲在他身边,问出所有人的疑惑。

    这么长的时间,没人能活着回来。

    除非是被海水淹死的,心生怨念,不愿离开的鬼魂。

    左煌哲双眼突然双眼、仰头,双手举向天空,零散着头发的饱满前额和高挺鼻翼还沾着的水珠在阳光照耀下熠熠生辉。

    映出他惨白憔悴的脸颊,更像一个水鬼!

    “嘛哩嘛哩哄,嘛哩嘛哩哄,”

    不用装。

    他的声音嘶哑,没有任何底气,上气不接下气,神态萎靡、游离,泡的变形的嘴唇艰难张合,时断时续的唱词无力传出传出他的嗓子,阴森恐怖,令人毛骨悚然。

    他的身体时而抽搐、时而僵硬,一直折腾好几分钟后,轰然倒在甲板上,像是一句断气的死尸。

    “你好好走吧,需要什么,给我们托梦,我们在海边,不,在这里,我们给你祭祀,鸡鸭猪狗、五谷杂粮,你就安心吧”阿七悲楚的说。

    他相信鬼神。

    谢天宝战战兢兢凑金左煌哲,把手指伸到他的鼻子下。

    “有气,还有温度。”等了一会,他再三确定之后,身体翻滚,趴在甲板上。

    左煌哲慢慢睁开眼睛,伸出舌头晃动几下,发出呜咽的悲鸣。

    阿七后退几步,一屁股坐下。

    两个几乎已经把箱子摇到海面的游击队员同样被吓坏了,两人手一软,咕噜失去力道的控制,秃噜秃噜倒转,绳子瞬间倒回去好长。

    “抓住。”左煌哲艰难跃起,扑到咕噜旁边,一把抓住把柄,整个人被倒退的力量拽的直接倒在咕噜上面。

    程小龙见状也扑过去,直接压到左煌哲身上,叠成第二层人塔。

    阿七不假思索,做出同样动作。

    他稍慢一步,扑到程小龙身上,叠出第三层人塔。

    三个人,在咕噜上晃动着。

    “压死了,下去。”左煌哲发出惨叫。

    两个失手的队员慌乱的重新抓住把柄,控制住咕噜。

    谢天宝跑到叠落在一起的三个男人身边,一气呵成,麻利的推掉阿七,又推掉程小龙,拉起左煌哲,崇拜的看着他。

    阿七爬起来没有任何反应,程小龙爬起来后一巴掌拍在谢天宝脑袋上:“臭小子,手那么重。”

    他的屁股,摔得很疼。

    政委的形象,荡然无存!

    左煌哲伸手捂住谢天宝的眼珠,故意逗他玩:‘我是鬼。我是鬼!’。

    然后,他冲着其他人说:“快点,赶紧把东西弄上来。”

    现在,必须抓紧时间。

    先下手为强,为强者也要留给自己一条安全的退路。

    两条船上的人先后把挂在铁钩上的东西全都搬到甲板上。

    “动手吧。”

    左煌哲坐下,他浑身几乎没有力气,勉强支撑着,拿起粗布片,用刀子割出合适的大小,开始缠绑从箱子里面拿出的文物。

    其他人效仿他的样子,做出同样举动。

    当被拿出来的瓷器、书画、茶叶、金银珠宝等物品快要弄好时,谢天宝指着海岸方向惊叫:“那边有船。”

    不仅有船,还是好几条,大大小小,浩浩荡荡开往他们所在的方向。

    “2号卸货口的人出动了。”阿七说出的话,让所有人的心脏吊到嗓子眼里。
香港码资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