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奇幻 > 众魔主宰 > 第96章 发现和医院
    想要的遗物到手,苏兰也不关心那些旧画具什么时候送过去了,实际上那五百联邦币本来就是因为绘画钢笔才给的莉莉和杰西卡,至于那些旧画具对于苏兰来说根本没有什么用处,不送来反而省了处理的功夫了。

    未免这只绘画钢笔有什么特殊的副作用,苏兰在回到车子上之后,便立刻喝下了一小瓶药剂,施展梦境占卜对这只绘画钢笔的作用和副作用进行占卜。

    不得不说,安全级就是安全级,对此进行的梦境占卜安全系数要远大于之前对扭曲之眼的占卜,再加上这个时候的苏兰实力也有了提升,达到了初级魔法师的程度,这一次的占卜没有用很久,便顺利的占卜完成苏醒了过来。

    简单的来说,这件遗物是一个从小热爱绘画的画家,不得不选择了生计放弃了自己钟爱的绘画,临死之前对于绘画的执念和作画能力融合到了对方保存了一生的,其祖母生前送给他的绘画钢笔之中,化为了遗物。

    现在苏兰也知道了这只绘画钢笔,或者说名为【执拗的画家】的绘画钢笔型安全级遗物的作用和副作用了。

    执拗的画家,安全级遗物。

    当手持这只钢笔的时候,会拥有极高的作画能力,可以在任意平面上绘制出一张一百米范围之内的景色画作,画作绘制完成之后,可以踏入画作之中,同步出现在现实世界中对应的位置。

    换言之这是一个可以让人在百米范围之内进行瞬移的遗物,只是需要作出准备的时间略长。

    当然这件遗物还有一种用法,可以绘制画作,然后把手伸进去把画里面对应的现实内物品拿到手里,但如果现实中某种东西移动了位置,那就会失去效果无法取出。

    至于其副作用则是在使用之后,必须在未来的二十四小时之内凭借自己的能力练习绘画一小时,绘画的好坏无论,但必须认真的绘画一小时才可以,如果执拗的画家判定使用者不认真,那么便会延长绘画的时间。

    如果在二十四小时之内使用者没有完成一个小时的绘画任务,那么执拗的画家就会立刻失去任何作为遗物的神奇之处,直至使用者完成一个小时的绘画任务,或者使用者死亡。

    看着手中绘图钢笔般的执拗的画家,苏兰终于知道为什么说遗物的评级是按照危险程度来划分的,虽说绝大部分的遗物都遵循着越危险就越强大的准则,但如果按照实用程度来决定的话,这件执拗的画家大概并不弱于扭曲之眼的作用了。

    实际上这也是之前杜沙曾经和苏兰说的一样,遗物的分级只是人类对于遗物的浅显划分,如果在特定的环境和前提下,一只安全级的遗物也足以毁灭整个世界,而一件暴走的毁灭级遗物,也有可能被一件安全级遗物安抚下来。

    这种不确定性,便是遗物的危险性之所以会那么大的原因。

    把执拗的画家放到自己的风衣内侧,苏兰开车准备离开。

    但是当他刚刚开车离开地下停车场的出口,准备离开这座大厦的时候,却突然看到停车场出口附近停着的救护车,本来苏兰对于这个救护车倒也不以为意,但就在这个时候,苏兰突然看到焦急的推着车子的莉莉,略微一想,便知道那躺在担架上的大概率是那个叫做杰西卡的绘画老师了。

    这怎么回事?

    突然就发病了吗?

    难道是巧合?

    看着被抬上救护车的杰西卡和跟着上了救护车的莉莉,苏兰终究还是没有下车去询问情况,驾车准备离开。

    汽车再度开动,苏兰转动方向盘准备离开,却突然看到那个把救护车后门关上的男性护士手腕上,竟然有一个黑色的环蛇纹身,如果仅仅只是环蛇纹身,苏兰倒也不会多注意,毕竟环蛇这玩意在神秘学里面代表了重生和永恒的意思,很多半吊子吉普赛巫师都喜欢在身上纹上环蛇纹身。

    只是刚才的惊鸿一瞥,已经让苏兰发现那个男性护士手上的环蛇纹身与正常的略有不同,倒是与曾经在金麻雀镇看到的一模一样,如果不是巧合的话,那这个男性护士八成就是那环蛇邪教的信徒了!

    环蛇邪教吗?

    就算今天遇到这家伙是巧合,也还是要跟上去看看他们到底有什么阴谋,就算只是一个单独隐藏在社会中的环蛇邪教信徒,抓起来之后也能够发挥出一些作用了。

    现在的苏兰,已经很清楚自己必须搞死那个环蛇邪教了,否则自己就会被他们搞死,况且他终究是和那两个小姑娘有旧,执拗的画家也是从她们那里得到的,至少保证她们不会被环蛇邪教的人针对再说其他。

    要知道,环蛇邪教貌似对于年轻女性有些额外的目的,不能够让他们得逞。

    苏兰认得救护车上的医院名称,所以他也没有一直跟着救护车引人注意,而是选择绕路提前到达了医院,等待那救护车的到来。

    经过一系列的检查,杰西卡却没有被查出任何的问题,如果不是杰西卡的口腔里面还有血液残留,米兰达尔市第一医院里面的医生还真要以为莉莉是在刷他们了。

    最终医院里面的医生还是让杰西卡在病房里面卧床休息一下,等待后续的检查,幸好杰西卡和莉莉都有医疗保险,否则真是要花去一大笔钱了。

    昏迷了大约三四个小时,杰西卡终于苏醒,她仿佛溺水的人一样,大口大口的喘息着,双手双脚不断的扑腾,好不容易在莉莉的安抚下才恢复了正常。

    “杰西,你怎么样了?好点了吗?这一次你的病要比之前复发的更剧烈,你现在有没有觉得什么地方不舒服?”

    “莉莉,我……”

    没等杰西卡说完话,一个带着口罩的男性护士从外面走了进来,准备给杰西卡的吊瓶中添加某种药物。

    那护士一抬手,露出了半个环蛇纹身。

    杰西卡看着那半个环蛇纹身,双眼立刻瞪了起来,这个纹身她很熟悉,在之前看到的那些画面之中,那些刽子手的身上都有这样的纹身!
香港码资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