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武侠仙侠 > 武侠之我有辅助器 > 123 后手
    张青山转过头。

    来人不是别人,正是六扇门的捕头,楚学山。

    他脸色木然,一只手搭在腰间的钢刀刀柄上,站在正厅外,身后跟着两名捕快。他只说了那一句话,便不再多说,只是直勾勾的盯着张青山,等待着回应。

    “楚大人,好久不见!”张青山从大厅走了出来,笑道:“一点小事,让别人通知一声便是了。怎么敢劳烦楚大人亲自出面。”

    “张公子实力非凡,若是手下过来,我怕会被张公子一剑杀了啊!”楚学山脸色不变,语气生硬的说道。

    张青山笑了下,从楚学山的身边走过,“这话可不能乱说,我又不是杀人犯,用得着一言不合就拔剑杀人吗?”

    “废话就不用多说了,张公子还是请吧!”楚学山冷冰冰的说道。

    “带路!”张青山收敛了笑容,和真定几人打了招呼,交代父亲别出门,便和楚学山赶往了衙门。

    衙门大堂内,一名中年男子坐在知府的位置,一名四十来岁的男子,则坐在旁听的位置。

    三河帮孔向东邙山剑派徐乾坤都在两旁落座,江涛站在中间,身上官服已经不见了,原本温文儒雅的模样,此时头发凌乱,颇为狼狈。

    “启禀大人,张青山已经带到!”楚学山走进大堂,立刻弯腰道。

    坐在知府位置的人,点点头,挥了下手,楚学山立刻退到一旁。

    “本官沈立文,暂为尚阳府知府。张青山,你是此案的关键人物之一,方才事情的来龙去脉,我们大致都已经了解了一遍。现在有几点关键情况需要了解,希望你如实告知!”沈立文直视着张青山,沉声道。

    “知无不言!”

    沈立文点头,而后开始问道:“第一,郑忠祥当日带领三河帮众围困陈府,你可有参与?”

    张青山瞳孔顿时开始收缩,不过,片刻便恢复了过来,点头道:“我有参与!”

    “第二,邙山七剑的死,是否和你有关?”

    “他们并不是我所杀!”

    “第三,两天前,江涛带黑衣人出现在官道,你是否在场!”

    “在场!”

    “很好!那么本官问你,你参与这些事情的立场属于那三河帮,还是邙山剑派,亦或是江涛?”沈立文突然站了起来,问道。

    张青山抬起头,直接说道:“我没有立场!我只在乎我的亲人,我的朋友。他们有难,我会帮助,他们有危险,我会拼命!至于利益相争,我不感兴趣。仅此而已。”

    “那你为何要参与围困陈府之事?”沈立文再次问道。

    “因为我不希望郑叔死在我眼前!”

    “那官道之事呢?”

    “如果三河帮和邙山剑派的人都死了,那么,整个北地武林,就差不多完了。江大人接下来,肯定也要对付我!无奈之下,自保而已!”

    沈立文眯着眼睛,抚了下下巴的胡须,问:“这么说来,三河帮和邙山剑派的纷争,和你完全没有关系?”

    “当然没有关系!”

    沈立文这才坐了下去,伸手笑道:“诸位,事情已经清楚了。张青山并非是你们所说的关键人物。至少,在三河帮和邙山剑派遇袭的事情,和他无关。诸位有意见吗?”

    “沈大人,全凭他一人之言,就能断定吗?”徐乾坤突然皱眉,问道。

    沈立文立刻笑了下,说:“徐掌门如果觉得我的判断有问题的话,拿出证据来!只要证据,我立刻抓人。没有证据的话,那便请你勿要随意中伤他人!”

    徐乾坤顿时脸色铁青,却不在接话。

    他拿不出证据。

    可是,他气!

    原本以为沈立文是周大人派下来的自己人。

    之前大家都还聊得火热,此时,却是突然调转方向,让他措手不及。

    巡抚大人摆了摆手,突然说道:“张青山的事情,沈大人既然有了决断,我们便不要在争论了。此事无关痛痒,江涛才是本案的真凶,我们来听听沈大人对于江涛的处置吧!”

    沈立文坐着,他脸上带着笑容,没有立刻接话,只是静静的看着江涛。

    许久之后,他叹了口气,说道:“江涛,你还有什么话说?”

    “无话可说!”江涛生硬的回应道。

    “砰!”

    沈立文手持着惊堂木,猛地重重的拍在了桌子上,顿时发出了刺耳的响声。让在座的人,都是一惊。

    “江涛,我最后问你一次,对于此案,你还有什么可说的?”沈立文目光灼灼,声大如雷。

    江涛抬起头,突然笑了,随即,他摇摇头,“无话可说!”

    “如此,此案就此结案。江涛身为知府,故意引发江湖争斗,造成的后果严重,本官择日将上书刑部,由刑部亲自定罪!各位,可否满意?”

    “全凭沈大人做主!”巡抚说道。

    徐乾坤和孔向东则没有开口。

    “将江涛带去六扇门死牢,其他人,散了吧!”沈立文挥了挥手,显得有些疲惫。

    巡抚大人却是站起来,抱了抱拳说道:“沈大人,晚上有空,可否一起喝一杯?当是在下,庆贺沈大人高升的一点心意!”

    “曹大人,舟车劳顿,下官今日有些乏了,明日我在府上设宴,给大人赔罪!”沈立文回礼,声音却有气无力的说道。

    巡抚点点头,脸上的笑容却是有些不太自然,“如此,就不打扰沈大人了。”

    一群人散去,张青山却是一头雾水。

    原本楚学山的态度,让他以为,今日来衙门,肯定会有不少的麻烦。

    却不想这新来的沈大人,只是问了几个简单的问题,便直接将自己洗得干干净净,连徐乾坤的质疑,都直接一句没证据就打发了,摆明了,就是站在自己这边,这是何意?

    自己根本不认识他。

    为什么要帮自己?

    他摇摇头,想不明白,正想走出大堂,沈立文却突然开口了。

    “张公子请留步!”

    这话才落音,才走出大堂的徐乾坤甚至巡抚大人,立刻都转过身,若有所思的盯着张青山。

    不过,随后他们也没有多做停留,回过身走出了衙门。

    “沈大人还有何事?”张青山问道。

    “有一些事,想和你说,跟我来吧!”沈立文背着手,直接走入了衙门的后院。

    张青山尾随其后,沈立文在书房外站定,突然说:“张公子,你去书房等我!待我换套衣服便马上过来!”

    张青山点点头。

    随后,沈立文走去了后面的厢房。

    张青山走进书房,他前几日,才来过这里,摆设还是之前的模样,并没有因为江涛的事情而改动。

    满屋子的书架整整齐齐的摆放着,茶台上,有茶炉冒着热气,淡淡的茶香,和书香混合在一起,让人倍感舒适。

    不过,茶台后,却突然见到,一人穿着白衣,手持着茶壶,笑容满面,他伸手做了个请的模样,说道:“张公子,不嫌弃的话,坐下来喝一杯吧!”

    “江大人!”张青山不可思议的看着江涛,他居然没有被送去六扇门?

    难道沈立文和江涛是一伙的?

    这个念头在张青山的脑中闪过,让他顿时惊得浑身的汗毛,一根根的倒立起来。

    内力几乎第一时间便运转起来。莫非,这便是江涛的后手?

    置之死地而后生?

    “张公子,不用这么紧张!”江涛摆了摆手,他拿起茶杯,抿了一口,顿时一脸享受,“我和沈立文的确认识,但是,他和我并非是一伙的。不用猜测了,今日让你过来,只是有一些话,想和你说说,并没有其他的意思。”

    张青山将信将疑,他内力依旧运转起来,耳听八方,万一有任何异动,便能第一时间做出反应。

    “来,尝尝!这是上等的碧螺春,沈立文特意从上京给我带来的。尚阳府可是买不到这般正宗的碧螺春!”江涛一口将茶水喝完,又给自己倒了一杯。

    张青山迟疑了会儿,最终还是走到了茶台前,和江涛面对面坐着。

    江涛突然叹了口气,笑道:“不久前,我和张公子第一次见面,便是在这里。当时,我豪情万丈,想邀请张公子加入六扇门,共商大计。如今再次见面,却是世事变迁,我已经成了阶下囚,计谋的一切,也化作泡影……”

    “过去的事,就让他过去了,提了只会徒增伤感。”

    “张公子快人快语,其实找张公子来,就是聊聊家常,没有什么特别的事情。”江涛放下了手里的茶杯,叹了口气,说:“不过,有件事倒是想问下张公子,你觉得我是坏人吗?”

    “好坏谈不上,对于百姓来说,你的出发点,或许是好的。但是,对于我个人来说,我的生命受到我危险,我只能反抗!”张青山略有些歉意的说道。

    “哈哈……不谈个人,只谈大局!”

    张青山沉吟片刻,说:“不是坏人!”

    “好!如此我便放心了。”江涛突然笑了,笑的很开心,“不过,接下来的话,我希望张公子听到之后,不要对任何一个人透露,可以吗?”
香港码资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