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军事 > 龙魂特种兵 > 第4688章 消失
    项羽找到云溪,笑道:“得手了。”

    “什么得手了?”云溪不解问道。

    项羽手掌一翻,将护心镜,卷轴和衣服全都拿了出来。

    看到这一幕,云溪失声道:“你要做的事,就是这个?”

    见项羽点头,云溪赶紧做贼心虚的四下张望,低声道:“我们快走!”

    “干嘛去?”这次轮到项羽错愕了。

    云溪道:“你偷了郎工的东西,等他发现之后必然大发雷霆,而且也一定不会善罢甘休,到时候全城大搜捕,我们可能就要插翅难飞了。”

    “你别忘了,我可是有隐身术的。”项羽笑嘻嘻道。

    云溪道:“那又怎样,这里可是器城,谁知道那些炼器师都炼制出来了什么东西,到时候全城封锁又不是没有可能。”

    这个问题项羽倒是没有想过,不过他的东西可不是偷来的,笑道:“放心好了,这些东西的来路都很正,是我跟郎工换来的。”

    云溪惊讶道:“当时在拍卖会上,你肯定也出价了的,可是郎工却说这三样东西流拍了,说明你拿出来的东西根本不可能跟对方兑换,他怎么可能会私底下跟你交易呢?”

    “私下交易是我提出来的。”项羽说道。

    不待云溪继续追问,项羽便将前前后后发生的所有事情和盘托出,最后道:“现在你总应该相信了吧?”

    云溪知道了来龙去脉之后,悬着的心也终于可以放下了,“真没有想到,用那三粒恒河之沙就能够换取到这三样东西,看来这也不是如郎工所说的那般,有多么珍贵。”

    “这是因为你不清楚恒河之沙对一个炼器师有多么大的诱惑力,有了这个,郎工就有可能炼制出神器,并且通过神器换取到更多的东西。”项羽道。

    或许有人当时的出价比他更高,但别人拿出来的东西,肯定没办法让郎工炼制出神器,所以才让他捡了漏。

    “算你说的有道理吧,但我们要这东西有什么用呢?”云溪问道。

    这三样东西,郎工肯定全都仔仔细细的研究过了,不但没有解开,也会认为可能有价值,但这价值不是很大,否则根本不可能拿出来拍卖。

    “就算真的没用,也当是收藏了。”项羽笑道。

    恒河之沙虽然珍贵,但也只是相对于炼器师来说,在他面前跟普普通通的沙子并没有任何区别,所以换取到这三样东西,一点都不亏。

    更何况,这三样东西,难道真的毫无用处吗?

    项羽将衣服给了云溪,“你看能否穿上。”

    云溪照做了,当她将这衣服穿在身上的一瞬间,突然间光芒一闪,衣服便消失不见。

    项羽大吃一惊,“哪去了?”

    云溪也是满脸的惊讶,用不可思议的语气说道:“好像钻进了我的身体里。”

    “什么?”项羽震惊失声。

    云溪焦急的望着他。

    “有什么感觉?”项羽问道。

    云溪感应了半天,方才摇了摇头:“没有任何感觉。”

    项羽沉默下来,心头却是翻起了惊涛骇浪,这件衣服肯定不止郎工一个人试过,他也定然会找其他人尝试,否则就不可能如此肯定的说这件衣服有诛心的危险。

    他也试过了,结果跟郎工说的一模一样。

    然而,当云溪穿在身上时,不但毫无感觉,还倏然间消失不见,进入到了她的体内!

    “到底怎么回事啊?”见项羽默然不语,云溪更加的焦急了。

    无论任何人,也不论实力如何,对未知的或者无法解释的事情,都有着本能的恐惧,云溪也不例外。

    她从来不知道衣服可以钻到体内去的,而且她也根本感应不到衣服的存在,这种事情无论发生在谁的身上,估计反应都不会比她好到哪去。

    沉吟半晌之后,项羽道:“这跟我在魔修遗迹中得到的焚天魔甲有点像。”

    焚天魔甲也是进入到了他的体内,跟他的身体融合在了一起,只要他心念一动,魔甲便会现形而出,将他包裹的严严实实,发挥其变态的防御。

    将这种情况跟云溪说了,后者摇头道:“还是有很大不同的,你的焚天魔甲可以被你主动的召唤出来,可我丝毫都感觉不到衣服的存在。”

    项羽也搞不清楚哪里出了问题,苦笑道:“这或许并不是一件坏事,毕竟你没有感应到那种诛心的痛楚。”

    云溪想了想,无奈道:“现在也只能这样想了。”

    凡事都要往好的方向去想,即便事实并非如此,也改变不了,何必自寻烦恼呢?

    项羽道:“当你身体出现任何不适,一定要在第一时间告诉我。”

    云溪表面上应承,实际上她瞬间做出决定不会这样做。

    项羽将这衣服换来送给她,本身是一件好事,真出了什么事,告诉他又能解决什么呢?还不如自己承受痛苦。

    “这两样又有什么名堂?”云溪转移话题道,她不想继续谈论衣服的事情。

    项羽叹道:“如果我知道有什么鬼名堂就好了。”

    说着,他便将护心镜和卷轴全都收起来,等什么时候有时间再好好研究吧。

    “现在我们可以出发了。”项羽道。

    云溪当然不会有意见,两人连夜出城。

    然而,刚刚抵达城外,项羽便惊闻破空之声传来,拉着云溪展开虚空步,瞬间消失,再次出现已经是在千米之外,冷冷的看着偷袭他们的人。

    对方有三个人,为首之人是个锦袍公子哥,他的左右分别站着一人,这二人的相貌有些相像,应该是兄弟。

    “反应还真是够快的。”锦袍公子讶然道。

    项羽沉声道:“阁下到底什么意思?”

    “没什么意思,只是希望你能够将从郎工那里得到的东西交出来,我保证不会杀人,任你们离开。”锦袍公子笑道。

    项羽淡淡道:“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锦袍公子目光一闪,轻笑道:“明人面前不说暗话,我既然在这里等着,就已经将你锁定了,所以不要在做无谓的争辩了,更不要做无谓的挣扎,东西交出来,你们离开,就这么简单。”
香港码资料